英雄联盟新英雄
?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張基堯:洪水與干旱的記憶
來源:中國水利報 時間:2019-06-06 字體:[ ]

我于1997年從小浪底水利樞紐回到水利部,分管水利規劃計劃及工程建設等工作,幾年里馬不停蹄走遍了七大流域及全國幾乎所有省區,把我國水系特點、沿革、存在問題、地方政府及群眾期盼以及今后水利發展的目標及任務梳理在胸、默記于心。我國水資源時空變化大、分布不均,水資源短缺的水情特點及水利基礎設施薄弱的現實,讓我感觸很深。尤其是南方洪水襲擊和北方干旱缺水的記憶,至今難忘。

經歷’98大洪水

1998年入夏以后,我國氣候異常,長江、松花江、珠江、閩江等主要江河發生大洪水。主汛期,長江流域降雨頻繁、強度大、覆蓋范圍廣、持續時間長、洪水水位高,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僅次于1954年的第二大洪水。

1998年7月25日,我受水利部時任部長鈕茂生同志委托,赴湖北了解防汛情況,檢查抗洪工作。我沿著武漢至荊州的長江大堤逐段檢查后,向鈕茂生部長匯報:“長江堤防正面臨著嚴峻的洪水考驗,湖北人民正全力抗洪搶險。與1954年的長江堤防相比,我認為:一是長江堤防湖北段并非全線告急,多年的堤防工程建設有了一定的基礎,荊江大堤牢固完好;二是長江石首至武漢、武漢至小池口河段已經封航,江面上只有運送抗洪物料的船只,在全國的支持下,編織袋、土工布、砂礫石等防汛物料準備供應充分;三是湖北省委、省政府認真貫徹中央指示精神,全省動員,人力、物力、財力都向抗洪搶險一線集中,湖北、江西于7月26日依據防洪法宣布進入緊急防汛期;四是上游各大水庫已按照長江防總要求實行統一調度,盡管洲灘民垸主動棄守阻力很大,但省、市政府正全力做工作,犧牲局部顧全大局,洲灘民垸的破口行洪,也能有效緩解長江堤防的壓力。”最后,我還匯報了自己的看法:“今天的長江堤防不同于1954年,今天的抗洪環境更不同于1954年,長江堤防雖面臨嚴峻考驗,但絕不是不堪一擊。”

7月30日,我在水利部召開的動員會上即席講了去湖北檢查防汛工作的情況與感受。既講到地方水利部門在洪水面前沖鋒在前,組織力量深入基層護堤搶險,又講到洪水對于水利干部是考驗是鍛煉,是挑戰也是機遇,抗洪搶險前線正等待知水情、敢擔當、能奉獻的水利人。我的講話雖只有短短的十幾分鐘,但在機關公務員中引起較大反響,起到了較好的動員作用,不少同志踴躍報名奔赴抗洪前線。

由于工作分工的原因,我多次到長江湖北抗洪一線,看望安全撤離的受災群眾,見證誓與大堤共存亡的各級黨員干部的感人事跡,親歷《中共中央關于長江抗洪搶險工作的決定》的出臺。我不時回憶起北戴河深夜的“八七會議”及江澤民、朱镕基等領導同志面對洶涌洪水指揮抗洪搶險的場景;回憶起幾十萬人民解放軍日夜守護長江干堤,戰士們以身護堤的身影;回憶起全國四面八方送到抗洪前線的救災物資、砂石材料,回憶起在被洪水沖擊的堤防上立下的一塊塊生死碑、責任狀,以及“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的各級干部、護堤群眾。事實證明,黨的統一領導、英明決策、現場指揮,人民解放軍的中流砥柱作用,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團結協作,各級黨組織和共產黨員深入前線、無私奉獻、英勇犧牲,是取得'98抗洪斗爭勝利的重要保證。

’98大水以后,黨中央、國務院領導的災后重建、整治江湖、興修水利工作是階段性的重大舉措也是長期性的戰略方針,對封山植樹、退耕還林、平垸行洪、退田還湖、以工代賑、移民建鎮、加固干堤、疏浚河湖等工作都作出明確的時間要求和具體的工作布置。現在回顧我們所走過的歷程,面對加高加固的江河堤防、星羅棋布的水利控制樞紐、滿目蔥蘢的崇山峻嶺、人進沙退的戈壁荒原,面對昔日常年在大堤上忙碌、今日即使汛期依然在大堤上休閑乘涼的人們,我由衷地感到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有奮發圖強、團結創新的14億中國人民,我們任何困難都可以克服,任何挑戰都能夠戰勝。

三到“塔河”

“塔河”就是塔里木河,是我國最大的內陸河。長期以來,塔里木河流域生態的日益惡化,引起了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和社會的普遍關注。

2000年,我第一次去“塔河”調研。幾天考察結束后,我認為塔里木河的生態惡化是由水環境的變化引起的,而水環境的變化,既有自然因素也有工程因素更有管理因素,而管理又是最重要的因素。據此,我們就塔里木河治理和生態環境改善,提出以最嚴厲的手段實施塔里木河流域統一管理調度、做好塔里木河綜合治理規劃、及時實施塔里木河生態搶救工程等3個方面的意見。同時,提出嚴禁在塔河沿線無序開荒以及在塔河干支流開口搶水,支持下板地水利樞紐工程立項開工及布倫口、大石峽工程的前期工作,在水源區進行節水灌溉配套工程改造以及利用地下水源增加向塔河干流輸水,力爭用3~5年的時間遏制塔里木河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

2002年,我第二次去“塔河”。那時,塔里木河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工程已經開工,上游節水灌溉配套工程改造,中游封口筑堤改造閘站,下游補水還青等工作正全面進行。塔里木河管理局也已經組建。當我再次到博斯騰湖,看到經3次輸水的南疆明珠湖波蕩漾、湖水清澈,輸水既給塔里木河補充水量、挽救下游生態,又減少了汛期湖水位抬高造成農田被淹湖周土地鹽堿化。我到大西海子水庫,一眼望去下游河道已被水流充盈。三次輸水結束了塔里木河下游大西海子水庫至臺特瑪湖300余公里河道近30年斷流的歷史,干枯的胡楊林有的已發出新芽。我驅車向下游走了幾十公里,感受著人與自然和諧才是人民福祉的真諦。

2012年,我第三次去“塔河”。這一次我是以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的身份和專委會的同志去新疆調研“水資源管理及水污染治理課題”。此時塔河下游的生態得到明顯改善。途中休息時,聽著一位94歲維族老人對塔河變遷的介紹:“塔里木河原來可是一個非常美的地方,兩岸水美草肥、牛羊成群,胡楊林下塔河沿岸人民過著悠閑快樂的生活……可是自塔河斷流以后,地表植被干枯,胡楊林死亡,吃水也成了問題,人們不得不離鄉出走。”他指著不遠處一片廢墟般的殘垣斷壁說:“能走的年輕人都走了……近幾年國家實施塔里木河緊急治理工程,不幾年時間大西海子水庫又向下游放水了,雖然現在通水的河段還到不了羅布泊,但比斷流前已經好多了,有的年輕人已開始回來,回來不是搞放牧而是搞旅游。什么時候能把水通到羅布泊就更好了,那是我們祖先的神湖圣地。”我看著老人花白的胡須和硬朗的身體,聽著他對塔河的回憶和由衷的期盼,心中激浪翻滾,再次體會到“水是生命之源、生產之要、生態之基”的論斷何其簡明深刻,我似乎在安慰自己也是在安慰老人:“我們期望的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撫今追昔,感慨萬千。我國的水資源狀況和長期以來的歷史欠賬決定了水利工程和水利工作任重道遠。如今,新形勢、新環境、新發展對水利工作提出了新任務、新要求、新挑戰,新時代的水利人更要不負國家人民重托,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中爭做勇擔當、善作為的“奮斗者”。

(本文由本報記者張元一采訪整理,采訪對象系水利部原副部長,原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英雄联盟新英雄 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 时时彩投注技巧 113彩票新版 龙虎相斗是什么生肖 北京pk10遗漏是什么 赌场限红规则 彩九c9 com最新版下载 3d包胆玩法 手机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买11选5能赚钱吗 快三有大小单双玩法吗 奇妙pk10软件